饮一盏岁月留香,唱一曲往事飞扬。

关于封面

这篇闲谈的封面拍摄于8月5日凌晨0点10分。前日晚从广州出发回到无锡,到小区的时候已经凌晨,当时并没有急着回家,而是选择在路边坐了一会儿,一边轻轻的呼吸着夜晚的风,一边看着眼前的路灯,那一刻确实觉得宁静的夜晚真美,于是顺手拍下了这一幕。不过对于拍下的照片,一直没怎么在意,仅仅是想记录一下,近日翻了翻相册,竟然觉得还不错,于是拿来做这篇闲谈的封面,摄影技术有限,献丑了。

关于冷冬

二零二一年的冬天是拉尼娜气象,江南十一月初的急速降温就冻懵了不少人。新闻上看到北方已经下起了大雪,还有边下雪边打雷的天气。有生之年一定要去一次北方,想打雪仗、堆雪人、看冰雕,想躺在厚厚的积雪里,想在冰天雪地里画上自己的名字,希望到时候的我不会嫌冷而窝在酒店不出门。

关于梦

最近做了很多梦,有两个印象特别深刻。

第一个梦有一些莫名其妙,也有一丝恐怖。一个很普通的日常,正上着班,突然所有人都分裂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,并且分身不断的攻击本体。世界突然陷入了恐慌,有人战胜了分身,下一秒又突然出现新的分身,有人战败了,分身就消失了,这里的战败指的是死亡。我不想战斗,于是一直逃跑,最后在一个地洞中,我和一个老师、一个科学家躲在一起,把分身锁在了门外,分身只会攻击自己的本体,所以老师和科学家把我的分身捆起来后开始研究,在科学家将一根针刺入我的分身的身体中时,梦结束了,我醒了。

第二个梦有一些悲伤。梦到我和另一个人去看电影,刚踏入商场的电扶梯后,身边的环境就陷入了黑暗,除了我和她以及这个电扶梯,其余都是一片黑暗。发现这个电扶梯,往上看看不到尽头,往后看也看不到结束,无限长。没有了对比,我们甚至不知道电扶梯是在往上,还是停止。为了快一些逃离,我们开始往上走,走了很久很久,她似乎有些累,也有些崩溃,坐在原地休息。而我继续向前走了很久,发现根本永无止境,于是回头去找她。走到她旁边的时候,发现她哭了,哭的很伤心,梦里的我能感同身受的感觉到她的难受、绝望。我坐在她身边,一言不发,抬头看着黑暗的天。坐着坐着我困了,向后躺去想睡会儿,梦就结束了,我醒了。

关于游戏

最近LOLM出来了,和朋友开黑了许多天,有输有赢也被机制针对过。希望越做越好吧。

关于任天堂即将发售的新游戏就比较麻木了,期待一下火焰纹章与宝可梦的新作(珍珠钻石复刻除外,狗都不玩)。再不出游戏我机子要上吸尘器了(!)。

“您好,请问珍珠钻石的复刻可以重新制作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