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月是慵懒的 - MiZU

四月是慵懒的,四月的阳光是慵懒的,四月的春风是慵懒的,四月的我亦是慵懒的。

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

1.上旬

春天的天气反复无常,走在路上你可以看到一年四季的穿着。短袖、开衫、夹克和羽绒服。进入四月,人就困起来了、懒起来了。
吹在脸上的风从冰冷刺骨到舒适凉爽,只要三天时间。

挑一个周末将冬天的棉被换成春天的薄被,轻了不少,偶尔夜间会觉得冷。带上一些零食,骑上一段车,去隔壁公园的大草坪上坐上半天,吹一吹风,
看家长们带着小朋友放风筝,困了就躺一会儿,傍晚冷了就回家。春困春困,我能明显感觉到春天的力量:睡醒起不来、随时困到死。

疫情又起来了,反复无常,这次似乎格外严重,城区的公交、地铁全部停运。刚停的前两天,小区里的大妈们恐慌着扫荡了对面的蔬菜店。

2.中旬

谈一谈我最近特别喜欢的两个词的组合:浪漫与忠诚。对事浪漫、对人忠诚,我给它们注入了自己的理解:
浪漫不仅仅是暧昧的浪漫,更是将事做的优雅、做的完善,忠诚也不仅仅是对上的忠诚,更是对身边人的直率与坦荡。

父母对我说,疫情期间安稳一些,不要出去乱跑,甚至扯到了叫我不要换工作。我理解他们的苦心,但是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想法,
只要对自己做的行为与选择负责。

3.下旬

入手了人生第一辆电动车,不如称之为“电动自行车”。此后上下班开始就靠它了,三年前我立下了FLAG,说三年后我要养一只金毛,取名多多。
那不如就叫这辆车多多吧~

好想疫情快些过去,想去重庆吃火锅,想去东北看冰雕,想去看大好河山。下雨天逐渐多了起来,再过不久,江南就要入梅了吧。

细细回想,四年前的四月,那会儿还没有疫情。那段时间我办了走读,和舍友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房子,两个人在里面悠闲地做毕业设计,
偶尔会考虑以后的路, 我该干什么。学校迈向社会的一年,是残酷的,毕业的紧张,找工作的艰难,各方面都要权衡利弊。
好在如今起码在我喜欢的岗位上坐着。

4.奇怪的梦

四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此前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,每次有奇怪的梦都会在手机里记录下来。

梦里我出现在童年的小村里,一切都很还原,我坐在床边,床头有漫画书,床底有装有玩具的纸箱,电视柜子上有我刚学会写字时候写的自己的名字。
爸爸叫我出去要送我上学,但一出门我发现除了我的房间其他一切都很怪异。

爸爸很高,骑着将近两米高的自行车,我就显得格外小,他将我拎到车后座,我在后边沿途看风景,天上飘着兔子、手表等好多奇怪的东西,
路边的店不在卖东西,而是免费送东西,我拿了很多很多好吃的和玩具。行驶到一座桥上的时候,发现桥只有一半,骑到顶部后直接坠入河流,
画面就突然转变到很正常的街道,正常大小的人和物,变成了我骑着车带着我的孩子去上学,直到我一样骑到桥顶时,完全停不下来,再次坠入河流,
画面又回到同年,场景再次变的梦幻。

醒来后画面久久不能忘掉,场面在梦幻和现实间不停切换,非常震撼。

5.愿望

希望夏天别来得太快、希望疫情快些过去、希望我的人生精彩一些。

以上。

评论